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刘士余:证监会与保监会无缝连接 精诚合作】

2017-10-23 23:8

  哪里有买卖银行卡,【σσ╆V信:466433115】工商、农业、建设、兴业、浦发、交通、民生、邮政等各一手全套四件套新卡?开户资料齐全?安全真实可靠? 马来西亚称将吊销两家与朝鲜有关的公司执照外交部回应"萨德"部署:一切后果由美韩承担

  

  

  

  顺德乐从,全国最大钢材现货交易集散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这里的工业用电量一直在快速上升。

  在乐从规模最大的钢铁专业市场——乐从钢铁世界内,吊机在忙碌作业,过磅的车辆不时都会出现排队现象。

  从事钢贸生意10多年的佛山市顺德区紫升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秦曙光,将这些迹象视作行业回暖的信号。经历了前几年风波跌宕,他感叹自己终于顶住压力,熬到头了。

  2013年底,继长三角、福建之后,以乐从为代表的华南钢贸业也爆发了系统性的危机,钢价“跌跌不休”,银行坏账频发,企业资金链断裂,一大批企业应声而倒,业界一片哀嚎。

  钢贸危机对行业的重创影响深远。此后两年,整个乐从钢贸业都深陷泥淖。银行对钢贸的大门始终紧守,很多人听说要和乐从钢贸做生意都心有余悸,担心一旦把资金拨出去之后,钱就会被银行扣住出不来。

  然而,进入2016年以来,随着去产能、去库存的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行业大浪淘沙后的产能整合和秩序回归,都在推动着乐从钢贸重回健康理性的发展轨道。

  近日,南方日报记者重新走进当年风暴的中心,走访园区、企业和金融机构,试图勾勒出乐从钢贸一步步重建信心的路径轨迹。

  ●南方日报记者 罗湛贤

  市场行情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

  今年一季度,秦曙光的公司总共出了六七千吨的货,这在管材行业已算是相当不错的成绩。“前年半年销售额才达到这个水平,一年销售额才1.3万一1.4万吨。”

  事实上,从去年开始,国内钢价一直处于上升通道,尤其是以建材品种为代表。由于去年冬天多数钢贸商看好今年行情,冬储水平大大恢复,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春季形成了较大的库存规模。

  “总算熬过去了,太不容易了。”回想起乐从钢贸风波之后的经营,秦曙光咬咬牙,陷入了片刻沉思,然后连声感叹:“2014、2015那两年,太困难了!”

  秦曙光来乐从做钢贸生意已经有10多年,他最怀念的黄金岁月是2002年一2007年,那是日进斗金的“黄金五年”。如今,钢贸圈还一直流传这样一个传说:2003年、2004年的时候,欧浦老板陈礼豪和乐从另外一个钢贸大佬去俄罗斯进口板材,每个人一船10万吨。陈礼豪在海上漂了一个月,到码头卸货时,1吨钢涨了2000元;另一个老板,回程时船坏了,修了一个月的船,回来的时候一吨涨了3000元。

  然而,2008年以后,钢价开始从高位下行,对钢贸企业而言,更是进入微利时代。特别是2013年至2015年期间,上游钢厂产能过剩的问题日益突出,银行收紧了对钢铁业信贷,整个市场行情急转直下,再加上从华东到福建再到华南,钢贸业的金融危机陆续爆发,此后钢价便深陷“跌跌不休”泥淖之中。

  “管材从原来4000多元钱一吨一下子跌到1000—2000元,一柜子的货还没运到乐从,就先掉了几个价。”秦曙光告诉记者,在这段期间,拉了货不给钱跑路、厂家出于谨慎不许赊欠货等行为都让乐从钢贸业雪上加霜。

  所幸的是,经过前几年产能的消化和行业的整合,进入2016年,在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刺激下,沉寂多时的钢铁行业终于迎来了转机。全年钢材价格呈现大幅上涨的行情,而像秦曙光那样的乐从钢贸商的生意,也终于迎来久违的一缕曙光。

  延续了去年行情的影响,今年1—2月钢价继续稳步上扬,但进入3月份以后,又遭遇滑铁卢,进入快速下跌通道。

  尽管如此,秦曙光判断市场早已拨开阴云。

  “对今年行情的预测,我感觉这个价格还是会回升。”秦曙光认为,一方面,未来环保将更趋于严格,对市场的影响也将持续;另一方面,上游钢厂将面临进一步减产,河北唐山今年减产3200万吨,去年减2000多万吨,落后的产能肯定还会淘汰。

  金融环境从融资加杠杆到专心做本业

  虽然距离钢贸风波爆发已有3年多,但在乐从钢铁贸易协会理事、首刚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范志刚看来,整个金融环境并未发生根本性的好转。

  有数据显示,乐从钢贸业最高峰时融资量达到近800亿元,而截至去年底,融资余额萎缩至170多亿元。“相当一部分中小银行,由于之前因钢贸坏账损失比较大,基本上一听到钢贸,就‘无得倾’。而大银行对钢贸的信贷也基本是稳中有降,逐步退出,要取得大额的融资难度较大。”乐从钢铁世界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助理梁继业说。

  时间回拨到2013年下半年,在长三角钢贸危机爆发的一年半之后,乐从钢贸业终于还是扛不住,出现群体性恐慌。跑路的老板开始多了起来,有着华南“钢贸大鳄”之称的金型重工出现资金链断裂陷入困境,而乐从钢铁协会几个大佬也因资金问题而对簿公堂。

  而在银行的债务资产端,整个佛山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从2013年末的60.54亿元,飙升至2014年7月的1192.14亿元,7个月增幅达217%;不良贷款率也从去年末的0.85%升至2.6%。其中,投向乐从地区的钢材贸易、塑料贸易两个行业的坏账就占了一半,约有100亿元。

  如今,回望这一行业危机,虽然各种关系盘根错节,但实质环环相扣,有迹可循。

  魔鬼就藏在细节中。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在钢贸危机爆发之前,银行信贷的疯狂扩张事实上已经为之后的危机埋下了伏笔。

  有不愿具名的钢贸商坦言,在乐从钢贸信贷扩张最疯狂的时候,只要一个营业执照,都可以贷到二三千万元,甚至出现过一家企业可以贷到超过3亿元的情况。“说实在,做钢贸生意用不了几亿元,即使是大企业大概几千万元到1亿元就够用了。”

  而此时,“互保联保”的方式更进一步加剧了钢贸业的金融风险。所谓互保联保,是指钢材市场内中小企业按照自愿原则,根据一定的规则组成联保体,由银行对联保小组成员进行授信,成员之间相互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一种融资模式。在乐从钢贸圈里,出于熟人关系和资金周转的需要,互保的模式颇为流行。在市场大环境较好时,这样扩大融资杠杆的方式有助于企业间抱团发展,但一旦行情变差,便如火烧连环船一样,触发起系统性危机。

  “如果正规做生意,即使再亏,有现货也可以还得了银行的钱。”获得大量信贷资金的钢贸老板们,并未将资金投入到自己原有的生意中,而是挪用到房地产、矿产、名车等其他领域的炒作投资,产业的“空心化”让乐从钢贸业的危机从金融层面蔓延到实体经营层面。

  最终,银行抽贷成为引爆系统性风险的导火索,一批企业应声而倒,钢贸业也成为银行避之唯恐不及的“烫手山芋”。

  在范志刚最困难的时候,抵押了一栋别墅、5个套间,银行批下来是5000万元,但实际到手只有500万元,这也导致其公司原有的一系列部署和计划被迫搁置。

  然而,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经过长期的野蛮发展,上一轮的危机也给了乐从钢贸一个正本清源的机会。“市场的大浪淘沙,事实上清理淘汰了一批不良的企业和落后的产能。”

  如今,距离钢贸风波爆发已逾三年,互保、资金腾挪、融资加杠杆等行为还是否存在?记者走访多名乐从钢贸的老板后,得到的答案惊人一致:“现在能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专心做本业的了,因为已经玩不起了。”

  信心恢复园区“搭桥”兜底 助企业化解金融风险

  钢铁市场有所回暖,行业秩序得以净化,企业家重回本业、信心恢复……这些迹象似乎都在表明,乐从钢贸正逐步从前几年的阴影中走出来。但支撑行业真正复苏的融资环境和信用体系,依然是亟待解决的大问题。

  梁继业深知乐从钢贸金融困境的症结所在。来乐从钢铁世界之前,他曾在银行工作了近30年,深知金融机构的敏感点和风控模式。2016年春节后,他根据公司的工作安排主管金融部,负责为园区企业融资打开一条通道。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公司已要求,要为园区的企业多想办法搭建良好的融资平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梁继业就开始密集走访园区企业,并不断与不同的金融机构、基金公司对接商讨,希望探索出一个合适的融资服务方案。

  梁继业发现,受钢贸风波影响,除了自有资金外,近两年园区企业融资主要靠亲友间的借贷、小额贷款或通过“托盘公司”进货。

  所谓“托盘”,是指拥有资金优势的企业先帮助缺乏资金的钢贸商订货,并且支付货款,钢材放在第三方仓库进行监管,货权暂时属于上述企业,一段时间后钢贸商再通过加付一定的佣金费用或者利息费用偿还资金后,以拿回钢材货权。但这样的模式成本往往较高,月息高达1%一1.2%,这对已进入微利时代的钢贸业负担较大。

  而在正统的金融系统,银行依旧紧守着对钢贸业的大门,而传统的流动资金融资模式并未能化解其忧虑。

  最终,梁继业及其团队提出了供应链金融模式。通过技术手段将物流、现金流、风险进行实时监控,利用乐从钢铁世界的平台为企业融资“搭桥”兜底,努力重建乐从钢贸业的信用体系。

  针对园区大、中、小型钢企不同的规模和发展需求,钢铁世界推出了“担保融资、随时贷、集中采购、租金分期”四种融资方案。其中,租金分期是园区的商户可以按应支付园区租金总额的七成向银行融资;随时贷是园区企业可以用租金保证金作为反担保向银行融资,并实现随借随还;担保融资是商户利用现有的材料或库存作为反担保向银行融资,盘活其现货资产;集中采购则是流动资金不足的企业可以先支付一定比例的保证金委托钢铁世界代为购货,货到园区仓库后企业向钢铁世界一次或分次支付货款和利息赎货。

  在梁继业看来,与目前市场上的融资模式相比,上述四种融资方案大大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目前市面上,小额贷款公司基本上月息10‰以上,而我们只有6.5‰,融资成本至少降低30%,而且省去了监管仓,单这一笔费用每月就至少减少5000元。”

  此外,钢铁世界还逐步投入600万元的资金,进行硬件配套和软件开发,建立了金融台账系统、电力监测系统、视频监控系统,对所有货物24小时动向监测。当市场价格、商户融资余额、用电情况等指标出现异常,系统都会自动报警,而银行可以通过钢铁世界开放的端口24小时监测到融资企业的货物状况。

  钢铁世界一系列风险控制的周密设计,也打动了银行,促使其向乐从钢贸重新伸出橄榄枝。今年3月,顺德农商银行正式宣布与钢铁世界合作,给予3亿元授信,今后还将根据园区的企业实际需求增加金融扶持。

  融资方案自今年3月底进行推介后,反响热烈。园区有近200家企业申报,秦曙光就是其中之一。如今,首笔90万元的贷款已经全部到手,秦曙光准备全部用来入货。

  “钢铁是乐从三大支柱产业之一,对乐从镇的发展举足轻重。随着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我们有信心,通过与钢铁世界合作,乐从钢贸会迎来向好的转机。”顺德农商银行乐从支行副行长卢乃良如是说。

  ■声音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将助钢铁业重回“黄金时代”

  对从事钢铁买卖的钢贸商而言,价格的涨跌无疑是反映市场冷暖的重要信号。

  一改过去几年的颓势,去年国内钢价的大幅上涨让业内人士多少有点措手不及,这也让前几年深受重创的钢贸业恢复了一些元气。然而,进入3月份以后,钢价又遭遇滑铁卢式的“跌跌不休”,似乎又为钢铁行业的后续发展罩上了乌云。

  “如果不升不跌,就没有赚钱机会。”经历了钢贸风波及之后的艰难考验,秦曙光对近期的钢价的波动表现得较为淡定。他认为现在还处于去库存阶段,“库存压缩到一定阶段,才能抄底。”

  与秦曙光相似,范志刚也对这一拨市场的调整比较乐观。他分析,今年以来价格下行主要是因为去年上游钢厂的只减产能,没有减产量,今年2月—3月钢厂的产量还有增加,导致终端消化不及,再加上受货物码头滞港等因素叠加影响所致。但从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长远考虑,对市场是好事。

  为了能够把握住今后市场走向,范志刚专门对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政策进行了系统研究。在他看来,钢铁行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分几步走,现在对钢铁行业而言才刚走完了第一步:清理僵尸企业及高污染、高能耗企业。今后,还需要通过整顿市场秩序,调取大数据根据终端需求而定产能供给。

  “这一过程需要5年—10年,如果能按照这个过程去走,今后肯定能重新回归到10年前的‘黄金时代’。”谈起今后的走势,范志刚特意抬高了嗓音,表现出笃定的自信。

  


rzL799Vtpzl7ZN1:哪 里 有 买 卖 银 行 卡
37Nd39jTHfv33r5H:哪 里 有 买 卖 银 行 卡
XP9Zv7vl3:哪里有买卖银行卡
3Fz3zbXvFRjhz:哪里有买卖银行卡
X1VbFNFDjh5VRt9jR:哪里有买卖银行卡
L977PnDFLB3BZ:哪里有买卖银行卡
Dj7p5lP71nH3fJf:哪 里 有 买 卖 银 行 卡
ltd99pvlBlrVd1:哪里有买卖银行卡
93Ld9JF:哪里有买卖银行卡
N999NLP11bv5:哪里有买卖银行卡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