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天才捕手》演员入戏太深 裘德·洛遭妮可掌掴脸红肿】

2017-12-14 16:4

  广西哪里有银行卡买,【σσ:513001151】一手卡源√全套银行卡√工商、农业、建设、兴业、浦发、交通、民生、邮政等各一手全套四件套新卡,货到付款,诚信交易,共赢天下;它一定会引发人们百分之百的好评价,它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为便捷!欢迎各位前 来咨询!!!【代做排名σσ:330693914】4月新增贷款超预期 央行再提稳健中性货币政策村民设陷阱捕获3只野生斑羚 捕猎收购者分别获刑

  

  

  

  

  

  ■“5·12”国际护士节特别策划

  护士,以特有的爱心、微笑和科学的护理方法,帮助病人康复,被人们称为“白衣天使”。想到“白衣天使”,大部分人脑海中浮现的是一个个头戴燕尾帽、身穿白制服、语调温柔、笑容甜美的温婉女性形象,殊不知,现在的医院里出现越来越多阳刚帅气的“男”丁格尔。他们同样对病人付出自己最真挚的关心、爱心和耐心,默默为人类的健康事业奉献力量。

  在中国护士队伍中,男性比例一直较低。有媒体报道,截至2016年5月,广东在岗护士25万多人,其中男护士比例为2%。英德市目前共有男护士43人,占全市护士总人数的1.89%。

  在5月12日国际护士节来临之际,本报采访了英德的三名男护士,看看他们如何为患者服务,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又有怎样的苦与乐。

  ●采写:南方日报记者 焦莹 邓文燕 陈咏怀 通讯员 唐秋燕 张芳 张鹏 陈秀媚 统筹:邓文燕

  英德市人民医院ICU护士曾艺鹤:

  时光倒流

  还会选择成为一名护士

  1994年出生的曾艺鹤,今年才23岁,年纪虽小,但在英德市人民医院的ICU里俨然是一个“老资格”护士了。他18岁从原韶关卫校毕业后就来到市人医ICU从事护理工作,一干就是5个年头,现已担任科室小组长,平时除了日常护理工作外还兼任部分管理工作。

  曾艺鹤个子不高,身材有点微胖,圆圆的脸还带着一点婴儿肥,笑起来很腼腆。如果除去一身护士服,换上普通着装,根本不会将他的职业往护士方面想。

  “你好,我是曾艺鹤,是这里(ICU)的一名护士。”初次见面,曾艺鹤大方地向记者打招呼。谈及当初为何选择就读护士专业,曾艺鹤表示自己也是听从家人安排,当初对护士专业并不了解。通过几年的校园系统学习和医院的实习,他开始喜欢上护士这个职业。

  “每次看到病人从我们ICU转到普通病房,就是最大的快乐。”曾艺鹤表示,他们所在的病房十分特殊,到ICU里来的病人都是病情比较严重的,病人基本不能自理,因此他们的护理工作比一般普通病房繁重,吃喝拉撒都要管。通过自己的护理,对病人病情有所帮助,是曾艺鹤觉得这份职业最大的价值。

  毕业至今,曾艺鹤在ICU里工作了5年,他把自己最美的时光都奉献其中。早班,早上7点半准时出现在病房,排班、分床位、开交班会,紧接着开始护理病人,与躺在床上的病人打招呼(即使病人意识不清醒),然后换药水,为病人擦身体、换尿布、处理伤口……一整天下来,几乎是连轴转,连上厕所的时间都要飞快再飞快。“我们没有周末的概念,下夜班就是休息,第二天继续上班,除非有急事就请假。”曾艺鹤坦言,护士工作确实很累,但是自己既然选择了这份工作就要有责任心,要对病人负责。

  当记者提及男护士在医院里属于“稀有动物”时,曾艺鹤对此表示赞同。他坦言,目前医院的男护士确实比较少,大约就10来个。“我是ICU首批男护士中的一员,目前我们病房有8个男护士,是全院最多的。”曾艺鹤说,当初家人也是看中男护士的就业前景,需求量较大。

  “但其实我们和女护士没什么区别,同样为病人服务。”曾艺鹤说,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男护士,并不会对男护士有异样的看法。生活中,有人问起自己的职业,曾艺鹤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护士”,“事实上很多人听到的第一反应就是,护士好啊!”

  当然,平时工作中,曾艺鹤和男同伴们也会主动为女同事分担工作,尤其是需要付出体力的活。“这也是人之常情,我们有体力优势,担担抬抬都用得上,所以很多病房都欢迎男护士。”曾艺鹤说,他希望有更多的男性加入护士这个行列,更好为病人提供帮助。

  “坦白说,我很满意目前的工作状态,如果时光倒流回到读书时代,我还是会再选择护理专业,成为一名护士。以后我的小孩要是想学这个,我也会支持。”已升级为爸爸的曾艺鹤笑着说。

  英德市慢性病防治医院护士华世杰:

  90后“暖男”

  把特殊病人当孩子照顾

  派发药物、查房、帮病人清洁身体、扶病人上厕所,甚至给病人剪头发剪指甲……这是英德市慢性病防治医院护士华世杰的日常工作状态,也是不少医院精神科男护士的真实工作写照。

  “大家都认为护士是女性从事的职业,但在精神科,男护士更具有体能等方面优势,承担着众多的重活、脏活和累活。”华世杰说,面对这些特殊病人,常常要把他们当孩子来照顾,“看着他们康复后回归社会,我就很开心,觉得一切都值得。”

  1993年出生的华世杰是英德市横石水人,2012年从广州卫校毕业后就进入英德市慢性病医院精神科工作,一干就是五年多。谈及当初为何选择护理专业,华世杰坦言并非自己所愿。他告诉记者,由于父亲是乡村医生,他从小耳濡目染,立志毕业后做一名临床医生,但家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他做主选择了护理专业,按父亲的说法是“男孩学护理就业前景好”。

  “虽然不是做医生,但好歹仍是医疗行业,所以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我还是很快接受了。”华世杰说,在社会传统观念中,“护理”这专业词语总是与“温柔”“细心”甚至“伺候”“服侍”关联在一起。当一位男护士前来铺床、吊水、打针,病人和家属多少会有点不习惯,也“看不惯”。数年前在广州番禺实习时,他也遭受过不少“偏见”的目光,也度过了一段“难熬”的岁月,但只要迈过那道坎儿就坦然了。而初初接触精神类病人时,他还心里有点“怕怕的”,慢慢做久了,观察他们的行为规律,就会发现“他们其实没什么”。

  5月8日上午9点半,记者在慢病医院看到,华世杰正给70多个男病人派发药物。只见病人们排着长长的队伍缓缓移到他面前,一个接一个从他手里接过药丸或药液。每个病人把药塞进嘴巴后,华世杰并不马上放他们离开,而是紧盯其嘴巴和脖子,看着他们把药吞进去为止。期间,有几个病人把药吃进嘴里后掉头就走,华世杰发现可疑,立即拉回他,要求他张开嘴巴检查。

  “这些病人只是精神方面有问题,并不是弱智,其实他们很狡猾的,常常会把药藏在嘴巴里,趁我们不注意就偷偷吐掉。”华世杰笑着说,所以每天早晚两次派药时,不仅要核对病人和相应药物,还要仔细观察他们的面部表情,看他们有没有吞咽动作,确保每个病人把药吃进肚子里,“还有些病人就像小孩子一样顽皮,明明已经吃过药了,却重复排队,想要再混一次药来吃,但是我们知道每个病人的名字,熟悉他们,不可能让他们蒙混。”

  华世杰长得白白净净,笑起来十分腼腆。慢病医院的同事常笑他“瘦虽瘦,却有肌肉,力气也有一把”。在他当班的时候,病人比较听话,他总是笑呵呵地说那是有窍门的:“因为照顾久了,他们信任我。”五年多积累的工作经验,让他成为医院护士队伍的前辈。工作上,他总是主动挑起重活脏活累活,用护士长的话是“很醒目,而且吃苦耐劳、服从安排”;病人眼中他又像个贴心的“暖男”,一如既往细心地帮病人擦身洗澡、修剪脚趾甲和手指甲,看到不主动吃饭的病人,给他们喂饭喂水,开导病人。

  华世杰说,虽然相比起来,给精神科病人打针输液的机会不多,但护理任务琐碎而繁重,病人的吃喝拉撒包括睡觉都要管。比如每晚隔半小时查一次房,会发现有的病人不睡觉,有的只睡一两个小时就醒了。这时候他就要和病人聊天劝导,或者采取措施用药物帮助他们睡眠。

  当记者问及男护士的优势时,华世杰认为,首先体力、精力上肯定比女护士要好,他还调侃说:“别看我们男护士长得‘糙’,但耐心和细心程度不会亚于女孩,而且遇事更沉着冷静”。

  众所周知,精神科是一个在民众眼中极为特殊的科室——封闭的管理模式,日复一日相对枯燥的工作环境,有躁狂伤人或抑郁自杀的病人,还有智力低下、生活无法自理的病人,更有十年如一日住院治疗又渴望回家的……因此,华世杰日常工作中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时刻保持着警惕,随时出现在需要他们的患者身边,在患者不能保护自己的时候去保护他们,同时也防止他们伤害别人。

  工作五年来,华世杰经历过不少突发事件,尤其是遇到狂躁患者,他和其他男护士总是挡在最前面。华世杰当然也不可避免地受过几次小伤,但事后他总是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病人只是一时不清醒”。

  英德市中医院护士张玉增:

  服务患者“刚中带柔”

  “阿叔,最近胃口怎样?如果感觉吃不下饭就多吃点水果,对康复有帮助。”5月9日下午,英德市中医院肿瘤科90后男护士张玉增像往常一样巡查病房,仔细询问患者身体状况、饮食状态并进行心理开导。张玉增对患者无微不至的护理和每天爽朗的笑容,让不少患者和家属给予了一致好评,有些患者甚至成为他的“粉丝”,指定要张玉增为其打针。

  “在这个岗位我想到的是怎样更好地体现自身价值,帮助患者康复,这是我应该,也是必须做的事情。”张玉增说。

  英德市中医院共有186名护士,而男护士仅有4名,张玉增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稀有动物”,不少同事戏称他们为“大熊猫”。“从小我体弱多病,对医学方面的知识特别渴望,虽然高考没有如愿考上医生专业,但护理专业同样有前景。”张玉增认为,相比女护士,男护士在体力、精力和耐力上有优势,特别是一些重症疾病的科室,搬抬患者需要一定力气。

  张玉增说,男护士的工作其实和女护士差不多,也是日常巡查病房、协助医生进行手术等。但作为一名稀有的男护士,在工作上总会碰到不少尴尬,认识他的老患者会叫他一声“张护士”,而新来的患者则误以为是“张医生”,尽管张玉增经常解释,但新患者依旧用一种神奇的眼光看他。

  “最尴尬的还是与女患者接触。”比如有些女患者检查身体需要看隐蔽部位,患者和家属往往难以接受男护士,实在没办法,才会找女护士帮忙,“开始的确有些不习惯,但后来认识到医护人员首要的任务是救治病人,尴尬只是多余的情绪,也逐渐习惯了”。

  张玉增所在的科室是肿瘤科,不少患者往往对治疗失去信心,终日郁郁寡欢。“肿瘤的治疗关键在护理,如果患者不能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对治疗影响很大。”对此,张玉增的护理服务坚持从小事做起。为了尽量减少病人打针时的疼痛感,他打针时刻留意病人的表情,一旦出现疼痛,下次打针的方式就进行微调,久而久之,他摸索出一个“无痛打针”的方法,不少患者都指定要张玉增为其打针。

  此外,在巡查病房时,张玉增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他认为若是连医护人员都满脸愁容,那又如何给予患者治愈的希望?“很多时候我都会把自己当成患者的朋友或家人,跟他们聊聊家常,有时候患者没家属陪伴是很寂寞的,会感觉自己被放弃了”。

  在肿瘤科室里,张玉增难免遭遇负能量,当觉得自己快压抑不住情绪时,他会练书法或者跑步,“练书法使人心静,跑步使人忘却压抑”。

  除了是患者口中的“好护士”,张玉增还是团队中的“好同事”。“起初,科里说招一位男护士,其实我是不太同意的,担心融不进这个团队,但没想到张玉增能做得那么好,现在哪个科室过来挖人我都不放。”该科室护士长张伟容告诉记者,每当科室护士人员紧张的时候,张玉增就主动提早一个小时上班帮忙,从来不用她提醒加班的事,“他性格开朗,乐于助人,同事们都很喜欢这个小伙子”。

  记者手记

  男护士“吃香”

  择业前仍须慎重

  “物以稀为贵”,如今很多在校男生护理专业一毕业,就早早被各大医院录取。尤其是在急危重症科、手术室和外科等科室,男护士更是“一护难求”。在记者采访中,上述三间医院男护士的情况也证实了这一事实。

  英德慢病医院精神科欧阳护士长告诉记者,该院从2008年开始招聘男护士,至今每年都招,现在8名男护士俨然已成为护理队伍的主力,为了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还会专门送他们到广州进修学习。如今,该院的临床护理已经从简单的打针发药向专业化及病人个性化护理发展,大大减轻病人的痛苦,更利于恢复健康。

  这同时也说明,男护士在护理工作中起着重要作用,对人类健康事业起到积极影响。工作中,男护士也表现出思维敏捷、反应迅速、体力较强等优势,受到各医院的欢迎。

  需求旺盛,但供不应求。从英德甚至整个中国目前的男护士现状来看,男护士比例仍然远远低于女护士,这固然与中国传统的保守思想有关,认为护士就应该以女性为主,而事实上在国外,男护士早就被大众接受,男护士群体也日益壮大。

  如今,随着男护士在医院“吃香”,越来越多的人看好男护士的就业前景,也越来越多的男学生自愿选择护理专业,立志加入护士行列。笔者认为这是好现象,但同时也想提醒这些计划选择护理专业的男学生们,进入这个领域前,最好对护理学和将来要从事的护理工作了解清楚,不要盲目随从,也不要妄自菲薄。“干一行爱一行”,如果已经选择了这个行业,就要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做一名合格的“南丁格尔”,帮助病人康复。

  


J3f3Tf3N:江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D3zpH55F3N7F:江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pLdt333lHxl:福建哪里有银行卡买
PPPRxR:福建哪里有银行卡买
3RbH5nX53:三亚哪里有银行卡买
1hhJ11N1F:福建哪里有银行卡买
BHLlHlNhJ71zr71:江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77FX77Z97rj7:江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1hB1lHXjL99PP1P:江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71xBhnH719B1:江西哪里有银行卡买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